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今夜,我梳理著淡淡的心事,一個人望著一輪圓月,靜靜地想著遠方的你。 你曾說,今世與我不能並蒂連理,那麼就來世執手相牽。我無語,我無法去預知來世的情緣,更無法去預知來世的輪迴裡,我是不是能與你一起重生。我不奢求與你生生世世,只求三世花開的時候,我是你枝頭最美的那朵。 星空浩渺,漫漫紅塵卻只有我獨自坐在寂寞的qvod角落裡,悵然的翻閱著記憶的碎片,有些因為時間太過久遠,只剩下殘缺的鱗鱗片片,而更多的則放在了記憶的膠卷裡,留下了那些斑斕而又傷痛的舊時光。 盈月之時,該是你花前月下之際吧?而我,卻獨自徘徊著孤獨的心事,一幕幕翻捲著與你的篇篇節節。我搖頭苦笑,似乎是自嘲,又似乎是諷刺。明月朗空,我又去面對何人呢? 窗外,拉長的路燈搖曳著清冷的光,本該是初秋時節,卻有著初冬的冷。如我,在晴朗的夜空下卻有著落雨般的qvod心事。有風拂過臉龐,是你捎給我的一抹溫柔嗎? 寒噤的軀體沒有讓我關上窗子,或許,那冷冷的風是在有你的方向吹來;或許,那裡有我熟悉的氣息。儘管如夢似囈,我依然執著的望著遙遠的天際,做著不著邊際的夢。 夜深了,我想,你也該進入夢鄉了吧?那麼,我也隨著你一起走進夢裡,無論那裡是否有你…… 文章來源:屁眼兒衝浪手 |靜夜聽雨 落雪無聲 | 裝聰明網的BLOG |海貓:慢慢微笑 | Bob Stepno's Other Journalism Weblog |Editor's Log | 棋手的BLOG |Thinking Out Loud | 亮子影像 |SY嵐嵐——心部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