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站在初春的曠野裡,用文字串成的纖繩放飛夢想的風箏,這,便是我當下的幸福。 詩人的性情有千般,文字裡深藏的心事便有千般。猶似碧空下輕輕搖曳的出水芙蓉,朵朵色澤如一,但朵朵又都各具風姿。早上起床立在初春熹微的陽光裡攤開方文山的素顏韻腳詩來,淡而且香的愜意便油然而生。 最喜歡那句似在調侃似在慨歎的詩句:老人步履不穩搖晃著肩從清酒中打撈起初戀 卻再也喝不下嗆鼻的從前。淡淡的語調,讓人讀罷只剩下一種莫名的滄桑。打撈清酒對於一個嗜酒的老者來說本是幸福的,而且漢文字中的酒也早已歷經了數千年的沉積而成為一種文化的圖騰,飲下一壺清酒便有一種親近漢文化根源的暢快;然而這又是苦澀的,因為每一滴酒中窖藏了人世最複雜的情感,或許有一廂情願的孤苦,或許是兩情相悅的歡喜,又或者是那“從別後,憶相逢”的不勝淒涼。酒中儘是催人斷腸的味道,看著衣裳上浸透的酒痕和詩裡面傷情的文字,這叫人如何下嚥呢? 老人花白的鬚髯倒映在了清酒裡,回想起那曾經俊逸瀟灑的容顏,當年五陵年少,而今只剩一世滄桑,物是人非,不甚唏噓。不知道為什麼,即使是躺在這樣淒美的文字裡,我也能隱約品味出到一丁點兒幸福的味道。 “方以文成山,赫然見李白”。方文山的文字像皺痕滄桑的老人,更像胎質瑩潤的青花瓷器,穿行在方文山的文字裡能夠體會到一種悲情的故事和素雅的文字共同交織的韻味。正如他筆下的那一幅《潑墨山水》,意味悠長,回味不絕: 篆刻的城 落款在 梅雨時節 青石城外 一路泥濘的山水一筆臨空揮毫的淚 你是我潑墨畫中 留白的離別 卷軸上 永遠畫不出的 那個誰 用心跟著文字行走,他會將身在鬧市的我們帶回巷弄曲折的青石城,帶回一路泥濘的江南水鄉。閉目遐想,彷彿已經聽見了城外悠悠的雨聲。這樣的愜意,這樣貼近文化源的親切感,只發生在停下腳步的時候。 如果把方文山的文字比作甘醇的美酒,濃郁但不剛烈,那麼林清玄的文字就是一壺雨前的原葉泡製的清茶,恬靜淡雅,文字的清香中散發著對人生透徹的哲思。而且這一定是一杯充滿的禪意的佛茶,像佛家一樣的清心無慾。如他所寫的那樣:“茶字拆開,就是人在草木間啊!”他的文字彷彿是一個看破紅塵的法師,淡泊了功利,讓人寧靜,讓一顆焦躁愚鈍的心回歸到清明的智慧。 沿著名家們的文字在文化的長廊中穿行固然愜意十足,不過我最愛的還是能夠在這樣陽光明媚的春日裡,用狼毫蘸滿了濃墨,在宣紙上行雲流水地遊走出飄逸的書法文字。 無論是在煙雨朦朧的三月,蓮葉接天的仲夏還是暗香浮動的黃昏,只要能抽出空閒,沏一壺茉莉花茶,隨性把筆頭蘸滿了濃墨任我自由地在宣紙上遊走,用古老的字體填下一首唯美的詩詞。剎那間,我甚至可以感覺到靈魂安靜的呼聲,清亮而且沉穩。它已經完整地嵌入了文字的筆法裡,一撇一捺都呈露出我的喜怒哀樂。 文字如清酒,入香茶,入絕世的青花,筆畫的停頓連帶間儘是清新與素雅;文字是泥土,是遠方的青石城,庭院深處有窖藏的心事,小橋邊有潺潺的流水也有炊煙裊裊的人家。愜意,都在春天的陽光中,在素雅的文字裡。